月亮app官方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看到七宝的脑袋撞到墙壁,小家伙捂着头哭的样子,裴逸庭几乎杀了叶紫馨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。

一把年纪的老女人,竟然欺负一个三岁的孩子?

而他的小笨蛋,刚才问她的时候,竟然说没有人欺负她。

要不是七宝这会儿还在生病,裴逸庭是打算狠狠批评她一顿的。

他对她的教育全都白费了,小家伙竟然维护一个欺负她的老女人。

没一会儿,季风接到裴逸庭的电话,下达了他的命令。“立刻封杀叶紫馨这个女人,不惜一切代价,全面封杀。”

听到这么一个吩咐,季风都懵了。

这可比之前跟叶紫馨解约的事严重了无数倍。

封杀啊!

叶紫馨才刚刚爬上二线艺人的行列,可现在却直接得罪了他的大老板,一旦被封杀,想再爬起来,简直是做梦。

可裴逸庭此刻的语气太过于凶神恶煞,季风什么都不敢打听,连忙点头说好。

阳光少女绿叶映衬好养眼

并且,以最快的速度执行裴逸庭的命令。

务必要在第二天天亮之前,让风声吹满整个娱乐圈。

裴逸庭进屋的时候,脸还狠狠沉着,夏悦晴迅速迎了过来。“逸庭。”

他这才回过神,挤出一抹笑容,推着她走了出去。

没有主动跟夏悦晴说叶紫馨的事。

但他知道,这种事是不能隐瞒多久的,只能暂时拖延,等七宝的情况好转一点再告诉夏悦晴。

到了医院,七宝还在睡,夏悦晴来到七宝的床前,看着女儿的睡颜,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。

裴逸庭弯下腰,轻轻抱着她。“别哭了,七宝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都是我不好,我早该发现的。”夏悦晴捂着脸,眼泪从指缝里涌下来。

“脑震荡严重的话会毙命的,逸庭,医生怎么说?”她抓着裴逸庭的手,语气急迫。

当初她在港城的时候,一名学生的家长就因为脑震荡死亡。

得知这个消息,当时夏悦晴就惊骇不已,并对脑震荡格外深刻。

没有想到有一天,她的七宝也会脑震荡,可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七宝会脑震荡。

裴逸庭的脸色几乎沉得能滴墨,大手用力包裹着夏悦晴的小手,“别自己吓唬自己,七宝的情况比较轻微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真的吗?逸庭,别骗我,我真的不能失去七宝。”夏悦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。

一旦扯上七宝的事,她的理智就会溃不成军。

完全是因为关心则乱。

裴逸庭很理解她的心情,将她抱得更紧,“对,相信我,不会有事。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夏悦晴的情绪才慢慢冷静下来,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,慢慢擦去。

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”夏悦晴勉强挤出一抹笑容。

她是七宝的妈咪,更应该坚强才对。

刚才的表现,实在是太弱了。

“没有关系,哭出来就好了。”

一直等到第二天,七宝才醒来。

裴逸庭试图问她昨天的事,然而七宝歪着脑袋想了一下,说自己忘了。

忘了她撞到叶紫馨,也忘了叶紫馨推了她一把的事。

但叶紫馨被封杀,可不会因为七宝忘了就这么算了。

当她收到风声,得知自己被封杀的消息,叶紫馨差点尖叫了出来。

经纪人一直在问她到底得罪了谁。

好不容易爬上二线的位置,还没坐稳,就导致这个下场。

“我没有,我没有得罪谁,是谁在整我?”叶紫馨真的不知道。

经纪人还以为她在说话,警告她别狡辩,得罪了人立刻去赔罪,否则这个圈子再也容不下她。

“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这么整我!我怎么赔罪?我找谁赔罪?”叶紫馨怒吼起来。

经纪人见她死性不改,还不愿意配合,不由得十分生气。

干脆直接负气而走,再也不管叶紫馨的破事。

圈子里的艺人一旦被下令封杀,不说永远,最起码三五年内别想起来。

不配合她,她还不稀罕伺候了呢。

看谁的损失更大。

接下来的几天,七宝都在住院。

万幸的是,她的脑震荡确实不算很严重,除开第一天的呕吐之外,相对而言容易健忘,没有别的症状了。

但就是这样,夏悦晴还是很不放心。

时刻陪在七宝的身边,更是拿出比以前更加耐心和温柔的态度,生怕七宝有个闪失。

七宝人小,还天真地跟夏悦晴说:“妈咪,这几天好好哦,什么都听七宝的。”

感觉好像做梦一样。

那么小的人儿,根本不知道这几天她就像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。

她毫无感觉,可夏悦晴却被吓得不轻。

夏悦晴握着七宝的小手,还心有余悸。“嗯,因为妈咪不舍得七宝生病啊,生病了,妈咪会很害怕。”

“七宝也不喜欢生病,要打针,好痛的。”七宝皱了皱小鼻子,摇头晃脑地说。

“对啊,所以七宝要快快好起来。”

下一刻,七宝从床上站起来,当着夏悦晴的面转了一圈。“妈咪,我已经好了,我们可以回家了吗?”

小家伙穿着蓝色的条纹睡衣,衬得人更小了,可怜兮兮的。

夏悦晴点头,轻声说:“等爸爸来了,就带七宝回家,好不好?”

提到爸爸,七宝的眼睛一亮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下午,裴逸庭果然早早过来了。

接七宝出院。

七宝看到他就很高兴,欢快地叫着爸爸。

这几天,唯一没有因为生病被影响心情的人就只有七宝了。

裴逸庭和夏悦晴的心情都不怎么好。

但看到七宝这个小开心果,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

裴逸庭一把将女儿抱了起来,“宝贝,爸爸来接回家,开心吗?”

“开心,爸爸最好了。”

听着七宝稚嫩的话,裴逸庭的手微微收紧。

最好了……

他根本担待不起最好这个词。

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七宝都受了这么大的苦。

再想想叶紫馨那个女人,封杀她都太便宜她了。

一家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外面一个女人猛地扑了过来。

定眼一看,竟然是叶紫馨。

“裴先生,裴先生我知道错了……”